幽林石子诗歌精选(31首)
2016-09-09 17:42:46
  • 0
  • 1
  • 21
  • 0


泥土深处的石子



不要用一根搅拌人生的光线

敲击大地

请安静

让我在深夜里

享受泥土收留的温暖



请你不要以春天的名义

去挑逗一枚羞涩的月亮

删除旷野沉睡的云朵

阳光下的花红柳绿、燕舞莺歌

都是让人羞于启齿的事情



我在这个夜晚

和蚯蚓一起

用一生的时间

聆听大地的新课堂

窗外关着一场接一场

疲惫的人生



两个安静的孩子

坚硬的身体

拥着柔软的腰肢

我们害怕

每一个细微的地缝

风把人世的冷雨吹进来



从桥上落下去的残忍的男孩



希望最先落下去

然后是生活

然后是爱

人贴着地面的时候

一大片悲伤蔓延

经过的花朵就这样

迅速填满了死亡的空间



他急于前进,急于抵达

急于爱,急于恨

是一个心急火燎的人

不会解答活着的难题

此刻,他静静地躺在地面上

是绝望的凶手



他轻松地杀死风,杀死雨

杀死阳光,杀死远方

杀死亲人一路的目光

杀死应该放弃的欢乐

杀死应该得到的忧伤

已经被春天杀死



他还用一个急转弯

逼出母亲的血液

地面上流淌着永远的姓氏

把自己的来路染红

把双亲的去路染红

把滚滚车轮染红

那个男孩

是多么残忍啊



对饮



亲爱的

远方丢失了一幅油画

你邀我今夜对饮

你说

一个去北极

一个去南极

冰山在根茎上慢慢融化

雪水在花蕊中悄悄点燃

地球这张汹涌澎湃的桌子

只要摆放一个装满春天的杯子

让月亮在杯中

含情,怒放

你把杯子端到我唇边

我把杯子端到你唇边

一小口

一小口

饮下



我藏在这个秋天的夜晚



深夜了

就这样坐在河边

看着温柔的流水

看着不曾上岸的月亮

那些陷进情网的光芒

湿漉漉的

黎明送来的信纸

沾满长夜相思

湿漉漉的

月亮越来越羞涩

把脸藏到微波的更深处



我也藏在这个秋天的夜晚

月亮的秘密与柔情

偶尔冒着泡浮上来

这让我想到一盏灯

深夜了,远方

一幅温暖的油画

正在修改花骨朵的清香



把月亮倒满



我不知道

夜空中的云朵

加一点春意

就是甜甜的了

他用内心的微波

拌一点糖水

把月亮一点一点加满

就到了十五



满月里的长河

只有我知道他的深度

满月里的大海

也只有我知道他的浩淼

有两个人在摆渡

他们以慈祥的老桨为媒

划呀!划呀

一直划到

忧伤



秘密空间



亲爱的

今夜流星窃取了大地的信息

她看见

海浪深情舞动月光

也看见

挠拌浪潮的两个人

互换春天的密码

尉蓝色的爱情

慢慢变得圆润

在辽阔的山水间

荡漾



亲爱的

不需要交出

全部的夜晚

让我们分享流水和月亮

大地的舞池是我们的秘密空间

你愿意以星星为媒吗

抱住我

或许轻轻告诉我

用一生的墨水

和词语的深意

迎娶我



我们之间



这么远,中间浮着一轮月亮

还有大海飘扬的布衣

土地深藏的秘密

你想抵达我吗

请你解开海燕流动的辉煌

住进尉蓝色的波涛

在孤独中爱与生活

请你挥舞所有的河流

让河流鞭策月光

让月光垂钓大地

让大地书写这个世界的理想

最后与尘埃一起

在寂静中死亡

花朵才替我

抹上第一滴鸟鸣

你的灵魂才能在我耳边

在我的夜色中

拥抱鲜红的血液



现在,这些深入骨髓的糖水

流进了一个世纪的冰凌

冰山上的火光

热情地为太阳代言

你从烈焰中举起一朵耀眼的玫瑰

我看到花瓣上沾满星星的问候

沾满云朵的祝福

你把花朵插在黑夜里

希望她赶在月圆的时候

让痛落英缤纷



两个人的黑夜



星星是天空的锁孔吗

不要开启

任光芒也慢慢生锈

我只钟情于黑夜,并留意

坐在夜里熄灭月光的人

两个人的黑暗

门是崭新的

锁孔被磨得洁净发亮



我们在墨水中

聆听黎明的鼾声

我学一只夜莺

沿着墨的江河飞进目光里

假装迷路

并忘记关上黑夜的门



在你的血液里播下一颗种子



请你用坚硬的骨骼

撑开一条河流

请你在河流的上游

撒一部诗经

请你在诗经到达的地方

深深刻上一个人的名字

她需要日夜流淌



河流开花时

他必定要把一世的忧愁

与一生的梦想

埋进深情的土地

地里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鲜红的流水

他把一个男子的身体

编织得深邃而肥沃

而我已决定好在花朵中

播下一颗细小的种子

让未来的枝叶去追赶

另一个名字



无法熄灭夜晚



我始终无法熄灭夜晚

熄灭月亮湾里流淌下来的泉水

我在每一颗星星的目光里

看到了同一个人

这个人

在涟漪中沉浮



这个人

她坐在夜的最深处

用一首诗的骨架

撑起整个夜晚

把过去了的和正在走来的人们

安放在自己身边

带领他们给夜空

扣上一排精美的钮扣



月亮是你眼睛里最亮的水晶



我用一枚小小的心尖

挑开天空神秘的云彩

取下多情的月亮

挂在你的明眸里

你的面前有夜莺飞过



现在,你和你的月亮

温和的光芒照着大地

照着黑夜与星辰

夜莺说

月亮就是你眼睛里

最亮的水晶



明亮的梳子



这一定是夜莺留下的

一枚古老而灵秀的梳子

在夜空中

星光和云朵没有纠结的故事

她们温暖流淌,浪涌翻飞

月亮,这把明亮的梳子

她要梳理雨丝的背脊

在幽暗的苍茫中

把自己也梳得洁净圆润



夜莺

请允许我取下这把梳子吧

让我梳一梳大地

梳一梳人间的温热冷暖

季节如此凌乱不堪

温度总是喜怒无常

这一把梳子

她有一份无法摒弃的责任

她将梳理人类的贪婪

与土地的伤悲



荡秋千



夜空中最美的秋千是月亮

星星真贪玩

和伙伴们一起

争先恐后地摇荡着月光

我也驾着一缕人间烟火

坐进了童声袅袅的光芒中



月亮散发出母性的爱与体温

它载着我,载着星星和云朵

轻轻地荡进黑夜

荡进在政治里沉浮的江山

她触到了忽远忽近

高低不平的命运纹理

开始为孩子们策划更多的游戏

交出更多的光芒



我已成为你发丝上的小猫咪



喵!

这是我充满智性的言语

我全部的温柔已交出

内心深处的小鱼儿

她们游进了自己的情网

那是别人的浪漫

我只能把爪子

伸向巨大的黑夜之中



星星也怕了

坐在月亮叹息中的人

他却给世界点灯

小猫咪,她爱上了一束光芒

小小的脚掌,轻轻挠

挠弯弯曲曲的夜路

挠他笔下的山水

让他多一点春意

少一点秋殇



我毛茸茸的身体

伸出的爪子

有时会因为炽热而缩回

有时会因为惊奇而上窜下跳

但最终我会被灯下的一缕黑发

逗得精疲力尽

摇摇晃晃,丝丝缕缕

我整个的身体

连同内心的小忧伤

被一股力量拉起来

无法说出任何拒绝的理由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好像阳光照到一半

就疲倦了的样子

月亮升起来

是为这个世界提灯打更

他们无法原路返回

也没有听见

更多新鲜的脚步声

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月亮已老



亲爱的夜莺

请告诉我

他明眸里的月亮

是否已老

如果岁月让光芒生锈

我愿用一生的步履

磨去他忧伤里的锈迹



那些流血的云彩

早已悄悄愈合

她们以舞者的姿态

祝福

两鬓斑白的月亮

也祝福

银装素裹的眼晴



炼狱生活



我站在月亮的光芒之上

也落进一片叶子的罪恶之中

我把越来越深的光明

贴上地址

邮寄给远方的游子

和叶子一起杀掳温暖

击碎一个个驿动的窗口

然后接受秋风的审判

摇摇晃晃地

走进刑场



你坐在梦里



你坐在梦里

静静的,填满了远方

花朵一直没有让自己开口

因为她迷恋一种傲慢

一种能让彼此陌生的

爱的想象力



请你就那样坐着

不要醒过来

也不要站起

从夜里走出去

坐着

直到地老天荒



偎依



轻轻剥开一个语词

悄悄偎依在你的目光下

她纤细的身段

与隐藏的深意

是诗经遗留下来的

请你过目

请你修改

不要种下小秘密

也不要开出小忧伤



品茶的人



倒一杯香茶

明眸在波光里荡漾

慢一点

轻一点

正好盛满一首诗

与一首歌的流长

品茶的人

必定也饮下

一小口

浓情蜜意



请一缕春风回去



是的

必须请一缕春风回去

地里的清香告诉我

她是从很远的地方

邮寄来的

细雨中写满了

鲜明的地址

这让我夜露淋漓


风在我的身边萦绕,逗留

她说出唯一不退去的理由

因为春天

因为深海狂澜

我不信

我必须以一首歌的主音

点明我的内心

请她回去



雪花



我看到一些根深入六月的阳光

因有人间的苦痛作养料

花儿开得寒了些,冷了些

他需要一个很好的名声

长路

顶天立地



耳光



是谁扇了冬天一耳光?

让他情绪如此低落

万物都停止生长

为这一巴掌

愤愤不平

任由伤心欲绝的他

远远地抛一次倒春寒



一片嫁错了土地的叶子



娘家肥沃

严厉的阳光

摧毁了她舞蹈的手指

风,让她远去

从此,错爱一生


来到这片土地

就是嫁入了季节的豪门

但她没有快乐,歌唱就地喑哑

说了半辈子的气息与颜色

就这样落进了虫子的陷阱

爱,一点一点

被命运的锁链绑架



爱情素描



点笔吧

因为你是我深爱的素描

我相信我也是

画家悟性极高

我们定能牵手

在洁白的纸上走成微波

多情荡漾的线条

或深或浅或浓或淡

多么辽阔的爱情山水

简单明净的情感

温润深情的原色

你,并不需要历尽艰辛

走向我

真诚而朴实的爱情画卷

唯一不褪色的语言

便是纯黑与洁白



禀报



对于一片叶子来说

把自己交出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没有谁留意过

后来面对的是妹妹的风雨之恋

她默默相守

成为故事的真实听众

天气凉了

她还要回去

把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原原本本如实向根禀报



残忍



我想象渔民用长勺子

去舀冰下的鱼

鱼儿们的理想随之破灭

鱼儿国的反腐倡廉政策付之流水

人民浮于缺氧的大气层

死去

这是残忍的

渔民用长钩钩走了流动的热情

生活止于冰上

爱与真理同时结冰

这是极其残忍的



林子



在进入风景之前

让我想象叶子的业绩

以及被梦想固定好的根与土地

每翻一页

红日自觉站到东边

细细清点着装

接下来,侧腰

盘点生长艺术


我的想象属实

你的儿子跑那么远,追鸟

捉住了妈妈的青春

放走年龄

儿子的手掌

一次次把你的眉毛

折成了阳春三月

开心的林子

别人是怎么也走不出

那样飞翔的舞步



在春天



在春天

花朵们让路

那是为你预留的

羞涩与远方

她知道

春风中有蓝色的大海

也有

粉红色的毒药

她必须关上

一张张柔弱的门

以免被多愁善感的雨露

开启


在这个春天

你有足够宽阔的

千里画廊

她知道

盛开并不是一种

深入骨髓的

糖水



故乡的子宫



月亮就要圆了

血液也急着要回到心脏

我从细小的支流

回到干流

回到泥土咧开的红唇

今天,我又进入

寂静而柔软的子宫

故乡,她真的老了

秋天深入每一寸肌肤

一些清清浅浅的鱼尾纹

默默游过沉静的村庄



母亲站在河流的源头

她与清瘦的风一起

与咳嗽的鸟儿一起

与肌肉萎缩的夕阳一起

与腰椎盘突出的山峰一起

接受针灸

故乡的身体

爬满田野似的老年斑

那里灰暗的泥土失忆

我捧起一堆凌乱的药物

在失去润泽与弹性的子宫里

一次又一次

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想要绑定

生命的温暖与安详



写给女儿



那时,你“哇”的一声

从母亲痛苦的十月落下来

大地上一盏盏灯被点亮

你柔嫩干净的身体

脱下夜晚,赤裸着

躺在产科浴室的柜子上

纯净的流水

冲洗着你深深的梦境

幸福深远绵长


后来咿呀学语

你学的是鸟的歌唱

山村的鸟语婉转悠扬

你会以眼睛里明亮的月牙儿

勾住鸟儿们的乡音

小手手拍着泥巴花

拍着爷爷奶奶打开黎明后

喷涌而出的夕阳红

那里有一些过于成熟的东西

被你拍得噼叭作响


我调皮的女儿呀

你空荡荡的身体在凡间游弋

世界如此多姿多彩

我们必须让季节中的语词

说服你单纯透明的思想

让每一种温度

去浇灌你年少的心灵

如果遇到冰凌

你不用害怕

太阳是天空中最明亮的皮球

我们有足够大的力量

也有足够多的时间

追随她,拍打她

因为我相信

她也为我们预留了足够多的

人生乐趣

足够多的光芒



个人简介:

实名石世红,湖南省作协会员,音乐诗人,专栏作家。近六百篇作品发于《诗选刊》《星星诗刊》《西北军事文学》《山西文学》《中国文学》《天津诗人》等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作品入选现代出版社《2015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5中国诗歌排行榜》《2012中国当代汉诗年鉴》《诗屋2015年度诗选》《2015湖南诗歌年选》等多种年度选本。组诗《一只手,轻轻合上书页》荣获“2015感动中国全国诗词大赛”金奖,同时被授予“2015感动中国中华诗词传播大使”荣誉称号,多次荣获省级、国家级诗歌奖。有十首代表作收入“湖南诗人网”,百行长诗《明眸里的仁慈》选入“全国百名诗人颂百位道德模范”万行长诗集《榜样的力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